新城健康+

偷拍成癮 有得醫? 偷拍成癮 有機會關父母事|精神科醫生麥棨諾醫生


彥楓在老婆的威迫利誘下來到我診所,兩個星期前,老婆在彥楓的手機發現十多張的偷拍裙底照,老婆一點都不驚訝,因為她早前已在彥楓的手機發現過兩次類似的照片。老婆有感問題的嚴重性,逐彥楓來到我診所。

偷拍上癮


初次會面,彥楓自言自小活在別人的操控中,由求學時期的學校選擇,乃至課外活動及興趣,都由父母全權主宰,即使他很討厭游泳,但因父母堅持此項運動對其哮喘極有幫助,他都強迫自己一直學習,直至大學為止。


他形容,工作前的人生,只有學習網球是唯一讓他感到歡愉的活動— 雖然剛開始也是在身不由己情況下學習的。可是,彥楓難以同時兼顧學習與網球訓練,結果,他本是滿有潛力代表香港隊到海外比賽,卻因抵受不了訓練的壓力而放棄甄選;但會考成績又強差人意。最後,彥楓的父母替他選擇到外國修讀你他毫不感興趣的經濟科。他坦言,由中學開始,已經常出現偷拍的衝動,好幾次按奈不住,偷拍了女同學的長腿照,再帶回家中看著照片自慰。


我再探究其拍照的因由,彥楓說很享受拍照時那種偷偷摸摸的快感,拍了又不為人知的「成功感」,更令他在自慰的過程更加興奮。我分析到,他的衝動源於對非自願事情的不安,衝動行為過後,他就能以較寬容的心態來面對未來。


我再與其老婆會談,老婆對婚姻生活的要求只有一點,就是彥楓包攬家務。然而,彥楓自小備受保護,即使婚後努力學習,也達不到老婆的標準。每天下班回家,倆口子總會因家中小事而吵個不停,更令他們對性事都提不起勁。


顯然可見,彥楓的偷拍癒是源於對成長與生活的不安感。他走在非自願又滿是未知的成長途上,焦慮與不安的情緒找不到宣洩口,偷拍帶來的快感,正好為情緒找到出口。婚後,焦慮感卻又因老婆對家務的要求而加劇,彥楓因而藉偷拍讓自己得到喘息的空間。


在往後的諮詢,我邀請彥楓與老婆一同前來,處方藥物同時輔導溝通及相處技巧,讓他們放下執著及要求。他現時雖未步上完全康復之途,但漸入佳境,偷拍的行為不復再,僅偶有一閃而過,我相信只要持續覆診,他很快就能完全康復。


(以上文章內容,純屬作者個人意見,與本台/ 網站立場無關。)

麥棨諾醫生
Dr MAK Kai Lok, Gregory
註冊專科: 精神科

電子資訊服務

想了解更多健康相關的資訊,可以訂閱「新城健康+」電子資訊服務。